搜索

售后电话:

400-820-6796

电话:

021-63056696

地址:

上海市黄浦区斜土路768号致远大厦22层C座

CopyRight © 2019 上海鹿得医疗器械贸易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rserved 沪ICP备13046803号 

西恩健康生活馆

官方公众号

>
>
去年,美国机密报告曾模拟中国爆发疫情,感染美国1.1亿,死亡近60万

去年,美国机密报告曾模拟中国爆发疫情,感染美国1.1亿,死亡近60万

浏览量

(文章来源:新浪财经)

自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以来,现在已在全球蔓延,对世界各国人民的经济和生活带来了极大影响。然而,这一切似乎早有预兆......

01

“一种呼吸道病毒在中国爆发,发烧的旅行者把它带到了美国。首例确诊者出现在芝加哥,47天后,美国宣布全国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,世卫组织宣布病毒大流行,但为时已晚:1.1亿美国人感染,770万人住院,58.6万人死亡。”

这不是美国新冠肺炎疫情的报道,也不是好莱坞电影的桥段,而是一场2019年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进行的长达8个月的模拟演习!

2019年10月,这场病毒模拟大演习的内容被整理成一份内部机密报告,交到特朗普政府手中,直到2020年3月19日,这份机密文件才被《纽约时报》以一篇《病毒爆发之前,一连串警告都被不被理睬》公开报道出来。

虽然,世界各国经常会有类似的演练,但这份报告一语成谶的程度还是令人震惊。

无论是对病毒爆发源头的假设,还是对病毒爆发后美国联邦和各州政府反应的预测,这份60多页的机密报告怎么看都像是开了上帝视角写下的剧本。

 

更致命的是,一年前的这份报告明明已经设想到了所有糟糕的情况,但是当新冠肺炎真正在美国爆发时,美国还是重复了几乎所有的错误。

这就是像中国家长口中的“神兽”,做砸了模拟卷,没想到押中了几乎所有题,又重复了所有错误。

02

一年前,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(HHS)给这个剧本中的病毒取了个有点特别的名字:深红色传染病(Crimson Contagion)。

这个“深红色”呼吸道传染病的症状之一,就是发烧。

剧本的背景设定在2019年1月,一支外国旅行团在中国旅游的时候感染了这个病毒,但登机前没有出现明显的症状。之后这群游客从中国飞回澳大利亚、科威特、马来西亚、泰国、英国、西班牙和美国。

 

途中,部分游客出现发烧和呼吸困难的症状——此时,剧情进入下一章:分段爆发。

先是一位52岁的芝加哥游客回到家之后,出现乏力和干咳的症状。

同一天,他17岁的儿子去参加了芝加哥当地一场大型公共活动。自此,美国疫情进入加速爬坡阶段。

根据剧本设定,这个病毒具有高传染性和临床严重性,因此跟H7N9、西班牙大流感等历史上出现的其他流感相比,发病率更高。

 

随着剧情转入高潮,这场模拟演习邀请了更多角色出场。

包括纽约州在内的12个州、国家安全委员会在内的至少12个联邦政府机构,以及美国红十字会、保险公司等等,纷纷登场。

在机密报告中,参与这场演习的机构名单足足有7页之多。

那么问题来了,面对模拟病毒大爆发,美国会有怎样的反应呢?

剧本里的下一幕,告诉了我们。

03

最值得称道的一幕出现在一开始。

美国CDC疾控中心向民众传递有关这次病毒大流行的信息,果断公布了社交隔离、在家办公等方面的指导准则,并且建议各学校停课、延迟开学。

这比新冠肺炎在美国流行时,显得有力得多。

然而,这次模考美国各地也是一塌糊涂。

先不说对于停课这一建议,各州都是你玩你的,我玩我的。更显著的问题在于,联邦和各州政府乱成一团麻。

联邦政府的钱不够、各州拿了钱不知道怎么用;各部门缺乏协调、职责混乱不清;医疗物资短缺……

就这样过了几个星期,美国的疫情进一步恶化。

这时,各州开始争相向联邦政府求助:

“快看看我啊!我是大纽约!我这里没呼吸机了!”

“不不先看我!我芝加哥是爆发地!现在连防护服都没了!”

……

请记住,上面这些仅仅是演习预测。但是这样一来,根据预测,美国要陷入更大的混乱之中。

比起这点,HHS在这份报告中更想揭示的根本问题在于:

美国联邦政府并没有足够的资金,也没有足够迅速的医疗设备生产能力来应对重大疫情。

在演习的剧情中,仅仅是生产疫苗就要耗资62亿美元,还要花20亿美元增产抗病毒的药物,再花10亿美元来买个人防护装备和医疗设备。

相比之下,国会给公共卫生基金的拨款实在有限。

加上像注射器、呼吸机这些医疗设备大多数都得依赖进口,因此一旦病毒在全球大流行,美国在医疗物资这一块儿就会变得非常被动。

以上预测,都被写入了报告,并在去年10月提交给包括美国国土安全部、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在内的多个核心部门。

也就是说,美国多个政府部门和机构,对未来可能出现的未知病毒大流行早已打过“预防针”。

然而,当疫情真得发生时,美国的现实却依然按照预测的剧情走,没有表现的哪怕好一点。

04

1月21日,华盛顿州确诊美国首例新冠肺炎病例。

之后华盛顿州、加州、纽约州等先后宣布进入紧急状态,为的是给各自争取更多的抗疫资源。

49天后,世卫组织宣布,新冠肺炎疫情已经构成全球性大流行。

3月13日,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,这意味着联邦政府终于可以动用最多500亿美元的资金进行抗疫。

一夜之间,中国实行了很久的“社交隔离”突然变成美国推特热词,大量公司开始建议员工在家办公。

但与此同时,在美国的国家紧急储备中,口罩、防护服等防疫物资告急,检测试剂盒也严重短缺。

各州州长纷纷向联邦政府“卖惨”求援,但特朗普只是淡淡地回了句:我们不是出货员。

随后,美国疫情加速恶化,3月24日,美国累计确诊病例超过5万,上升至全球疫情最严重国家的第三名。

疫情最严重的纽约州累计确诊数占美国总数的一半,但纽约市市长表示,该州的防疫医疗物资已经处于极度匮乏的状态,两周后会耗尽。

在医疗物资严重短缺的困境下,各州唯有绞尽脑汁,自食其力。

据《纽约时报》报道,伊利诺伊州的一名重症护理护士说,现在一个一次性口罩要重复戴五天;华盛顿州的一名儿科医生表示,情况太糟糕了,她不得不反复用酒精消毒口罩。

连美国CDC疾控中心都建议医务人员在口罩紧缺的情况下可以用头巾、围巾自制口罩。

 

除了美国“零号病人”出现的地点,现实与演练剧本完美契合,这是一种惊喜,还是一种悲哀?

05

美国政府对大规模流行病的警惕和演习,大概源于10年前。

2009年,时任总统奥巴马刚上台没多久,就碰上H1N1流感大爆发。据CDC疾控中心数据,当时美国有60.6万人感染,1.2万人死亡。

2014年,埃博拉病毒爆发,奥巴马拨款54亿美元紧急资金防控疫情,包括在HHS内部设立一个鲜为人知的机构。

这次的“深红色传染病”演习,正是由HHS内部这个鲜为人知的机构负责。

到了2016年,时任国家安全助手克里斯托弗·基希霍夫写了足足73页的报告,主要反思从埃博拉疫情中汲取的教训,强调联邦机构之间相互协调的重要性,也揭露了CDC疾控中心在应对病毒方面存在的缺陷。

这份报告令奥巴马政府意识到,有必要成立一个专门的机构——国家安全委员会全球卫生安全与生物防御局,关注病毒大流行的生物安全和健康问题,并对政府的反应能力做好演习。

然而,这个关键组织还没来得及做出贡献,就遇上了特朗普。

即便美国政府对未来可能出现的大规模流行病敲响了警钟,但这似乎并没有引起特朗普的重视。

在2018年,特朗普政府解散了这个全球卫生安全与生物防御局。

在2月10日,也就是美国出现首例新冠肺炎病例后的第三周,据《纽约时报》报道,特朗普提交的2021年预算提案中,依然坚持要将CDC疾控中心的资金砍掉9%。

对此,特朗普只是轻描淡写地说道:没有人知道会有如此大规模的流行病,以前没人见过。

美国是最早限制中国公民入境的国家之一,但之后只是把新冠病毒“流感化”,对检测能力、医疗防护储备以及本地传播迹象等等没有及时投入较高的重视。

其中一部分原因,是美国CDC疾控中心有一套跟世卫组织发布级别非常同步的行动指南,这也是为什么当世卫组织宣布全球大流行之后,美国的“全国紧急状态”才被激活。

但是,在应对措施、防疫效果、民众反应等方面,美国的现实依然没有超越演习的剧本,依然是一塌糊涂。爱总结、爱演练的西方国家,在实际问题面前也只能随机应变。

面对不分阶级、不分国籍、不讲政治的新冠病毒,我们只能认认真真对待,来不得半点疏忽。

参考资料:

1. The New York Times. Before Virus Outbreak, a Cascade of Warnings Went Unheeded

2.The Washington Post. The Daily202:Simulations before coronavirus foreshadowed infighting between agencies in pandemic response.

3. The New York Times. ‘It Feels Like a War Zone’: Doctors and Nurses Plead for Masks on Social Media

免责声明

西恩官网声明:
 
1、本网站信息均来源于市场公开资料,西恩仅基于上述公开资料阐述西恩观点,并不保证其准确性、完整性、实时性或正确性。本网站的信息和内容仅供参考,请谨慎使用。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删除。
 
2、本网站信息中署名"西恩"、"西恩健康"的文章,以及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于西恩。如需转载请与西恩联系,并在授权的范围内注明来源和作者,保证作品的完整性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